e77乐彩手机登录

最新e77樂彩網站官方網站

全真第二代掌教馬丹陽

來源:網絡 時間:2016-07-04

馬鈺

馬丹陽(1123一1183),是全真道創始人王重陽的在山東弘教時收下的首位弟子,是全真七子之一,后創立遇仙派。馬丹陽本名從義,字宜甫,后更名鈺,字宮寶,號丹陽子。馬丹陽系出京兆扶風(今陜西境內),是東漢伏波將軍馬援的后裔,五代兵亂時舉族遷往山東寧海。
馬丹陽出身大族,在寧海號稱“馬半州”。他的母親懷孕時夢見麻姑賜丹一粒,因此天賦秉異,幼年時就喜歡吟誦塵外之語,成年后尤擅文字。昆崳山道士李無夢見了他,稱贊他是“額有三山、手垂過膝”的大仙之材,當地名門孫忠顯因為愛惜他的才德,將女兒孫富春許配給他。孫富春后來也成為全真七子之一,是全真清靜派的創立者。
馬丹陽弱冠即中進士,但并不熱衷仕途,經常豪飲大醉。有一天,他在朋友家飲酒,最后寫詩,曾作詩云:“抱元守一是工夫,懶漢如今一也無,終日銜杯暢神思,醉中卻有哪人扶。”
金世宗大定七年(1167年),王重陽徑直來到他家,他問王重陽從哪里來?王重陽說:“從終南山來。我不遠千里,來扶醉人。”馬丹陽心中十分驚異。他請王重陽吃瓜,王重陽從瓜蒂開始吃,并告訴他:“甜從苦中來。”馬丹陽問他:“什么是道?”王重陽回答:“五行不到處,父母未生前。”馬丹陽似有所悟,把王重陽請回家中,與妻孫氏同拜為師,并建造庵院讓他居住,王重陽題匾曰“全真”。
后來,王重陽通過“分梨十化”,感召馬丹陽正式出家學道。大定十年王重陽逝世前,把五篇秘訣授予馬丹陽,他便成為全真道第二代掌教。馬丹陽與其他四位是弟子譚處端、劉處玄、丘處機,將祖師遺體運回陜西劉蔣村埋葬,筑庵守靈。四人各言其志,馬丹陽說要“斗貧”,此后他們分頭開始自己的修行傳教活動。
馬丹陽所謂“斗貧”,就是指要在艱難的生活條件下歷練自己。他在祖庭入圜修煉,陳設只有一幾一榻,終年赤著腳,不點火燭,早晨吃一碗粥,午間則一缽面,過午不食。以此去奢從儉,洗心煉性。1182年,金朝廷發布遣送無度牒的道士各還本鄉,馬丹陽則順應天命,東歸故鄉。1184年12月28日,他自歌自舞,對弟子說:“今日有非常之喜。”言罷仙逝。
在王重陽的七位弟子中,馬丹陽的悟道最深也最快。《盤山錄》說:“丹陽真人以悟生死而了道速,其旨如何?答云:修行之人,當觀此身如一死囚,牽挽入市,步步近死,以死為念事事割棄,雖有聲色景物紛華,周匝圍繞,目無所見,耳無所聞,念念盡忘,此身亦舍,何況其他?以此煉心,故見功疾。”丘處機也曾說道:“我與丹陽悟道有淺深,是以得道有遲速。丹陽便悟死,故得道速。我悟萬有皆虛幻,所以得道遲。悟死者,當下以死自處,謂如強梁。人既至于死,又豈復有強梁哉。悟虛幻,則未至于死,猶有經營為作,是差遲也。” 
丹陽修道,安貧慈下,不接人一錢,不用人一物,“其安心定性則清虛淡泊,其接物導人則慈愛愷悌。由是遠近趨風,士大夫爭欽慕而師友之”。馬丹陽謙謹待人,廣收門徒,認真傳道,努力宣傳全真道家宗旨,將王重陽所創全真道進一步發揚光大,并發展為“遇仙派”,成為全真道“遇仙派”的開創者。馬丹陽修道,繼承王重陽全真道思想,重視煉養,主張以修煉內丹(亦稱“修性命”)為主,不煉外丹。以“澄心定意,抱元守一,存氣固神”為真功,以“濟貧拔苦,先人后己,與物無私”為真行。他主張“清凈”、“無為”,“柔弱謙下”,認為“道以無心為體,以忘言為用,以柔弱為本,以清凈為基。若施于人,必節飲食,絕思慮。”謂“酒色財氣,攀緣愛欲,憂愁思慮,非道識見。”“清心靜意,養氣全神,功昭引著,得做仙人。”主張脫塵離俗,色空俱忘,清靜無為,修煉性命。他主張道、儒、佛三教合一,也常與佛教僧侶來往,倡導三教人應“忘人我,宜乎共處茅廬”。這種三教合一的思想,對后世影響很大。
在內丹修煉方面,馬丹陽繼承重陽性命雙修理論,以清靜無為而定全真修煉風貌,以心合性,以神氣釋性命而終以靜凈無為統道。他的一生頗具傳奇色彩,不僅能詩善文,而且還擅長針灸療法,常無私周濟貧苦。丘處機贊其曰:“手握靈珠常奮筆,心通天籟不吹簫。”他所著《洞玄金玉集》,共10卷,收錄所作詩歌一千余首,全面地反映了他脫塵離俗、色空俱忘、清靜無為、修煉性命的主張。元世祖至元六年(1269年),被封為“丹陽抱一無為真人”,世稱“丹陽真人”。
馬丹陽于1183年(南宋淳熙十年、金大定二十三年)四月卒于萊陽縣遐仙宮。1269年(元世祖至元六年),贈為“丹陽抱一無為真人”。丹陽弟子眾多,一傳再傳弟子著名者有于志道、楊明真、李大乘、劉真一、李志遠、李道謙、孫德彧等。平生以傳道著述為業,主要著作有《洞玄金玉集》、《丹陽神光燦集》、《漸悟集》等。

馬丹陽所作〈歸山操〉,頗有歸真意蘊﹕ 

能無為兮,無不為。能無知兮,無不知。 

知此道兮,誰不為。為此道兮,誰復知。 

風蕭蕭兮,木葉飛。聲嗷嗷兮,雁南歸。 

嗟人世兮,日月催。老欲死兮,猶貪癡。 

傷人世兮,魂欲飛。嗟人世兮,心欲摧。 

難可了兮,人間非。指青山兮,當早歸。 

青山夜兮,明月飛。青山曉兮,明月歸。 

饑餐霞兮,渴飲溪。與世隔兮,人不知。 

無乎知兮,無乎為。此心滅兮,那復為。 

天庭忽有雙華飛。登三宮兮,游紫微。 

e乐新闻网